begin–> 农业保险纳入农业支持保护体系

《国务院关于保险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指出,要探索建立适合我国国情的农业保险发展模式,将农业保险作为支农方式的创新,纳入农业支持保护体系。
由于农业生产在国民经济中的基础地位,以及农业生产过程面临的风险具有特殊性,一些国家的政府就通过支持农业保险的发展,间接实施对当地农业、农户的政策扶持与利益保护。而对农业保险的补贴属于世贸组织规则允许的“绿箱政策”,因而成为发达国家支持和保护农业发展的重要手段之一。
在我国,目前除免征种养两业险的营业税外,对农业保险并无其他财税优惠政策,特别是没有保费直补,农险经营处在两难境地:按纯市场化原则厘定费率,农民根本保不起;若按农民能接受的价钱卖保险,保险公司则赔不起。此外,我国尚缺乏农业巨灾风险转移分担机制,这是与发达国家农业保险的一个主要差别。
为改变广大农民“投保无门”的窘境,2004年以来,保监会先后批准设立上海安信、吉林安华和黑龙江阳光三家专业农险公司,并启动江苏、浙江、四川、内蒙古等省的农业保险试点工作。2005年全国农险保费收入7.29亿元,农险赔款5.58亿元,初步扭转了十多年来农险逐年萎缩的局面。
《意见》指出,要积极稳妥推进试点,发展多形式、多渠道的农业保险。《意见》明确提出了补贴农户、补贴保险公司、补贴农业再保险的“三补贴”政策,即:中央和地方财政对农户投保按品种、按比例给予补贴;对保险公司经营的政策性农业保险适当给予经营管理费补贴;建立中央、地方财政支持的农业再保险体系。《意见》还指出,要加快推进农业保险法律法规建设。

政策法规体系,一些深层次困难影响了农业保险又好又快的发展。

五是规范了基层涉农机构协办农险业务的行为,规定农机、农经等部门协助办理保险业务时可“约定费用”,解决了激励机制的问题。

  2006年,人保财险山东分公司保费总收入40亿元,而农业保险的保费收入仅为388万元。在山东,农业保险作为一种准公共产品,远远不能满足农业发展的迫切需求。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过这样的问题:农民外出打工了,家里的地被村干部悄悄投了保险,灾后赔款也落在村干部手里。为避免这种情况,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农业保险投保人与被保险人必须为同一人。农业生产组织、村委会等单位,组织农户集体投保农业保险的,保险公司在订立合同时须制定分户投保清单,详列信息并由投保人签字确认。

“规范政府补贴、保险经营机构的行为,体现了政府公信力,能够减少操作的随意性,确保农民利益。在出现纠纷时,当地法院有立案依据。”龙文军说。

  我国新一轮农业保险试点从2004年起展开,虽然保费收入有所增加,然而记者近日在调研中发现,由于未建立巨灾风险分散机制和缺少国家财政政策扶持等,农业保险风险大、经营成本高,发展不足的情况普遍存在。2006年我国农业保险保费收入仅为8.46亿元,按九亿农民计算人均不到一元。

四是明确了违反条例的罚则,使监管部门和司法部门在处理相关问题时有法可依。

  中国保监会财产保险监管部主任郭左践指出,随着农业保险试点的发展以及保障范围、覆盖面的进一步扩大,我国农业保险迫切需要建立统一的

农险定位为有国家补贴的商业保险

  今年3月初,渤海湾、莱州湾遭遇了近40年来最强的一次温带风暴潮袭击,造成山东省农作物受灾面积达3.57万公顷,海洋渔业、养殖业和基础设施遭受严重损失,直接经济损失达19.65亿元。然而,大部分受灾农民都没有加入农业保险。多年致富,一灾致贫,苦心经营的家业毁于一旦,不少农民失声痛哭。

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龙文军认为,此次征求意见稿明确了农险定位,即“有国家补贴的商业保险”,同时也突破了农险经营面临的政策瓶颈:

  山东的情况只是全国农业保险的一个缩影。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统计表明,1994年起,我国农业保险保费收入逐年下降,险种不断减少,规模逐渐萎缩。2004年保费收入仅3.77亿元,同比负增长18.86%,国内仅剩中国人保和中华联合两家产险公司维持农险业务。

“这个意见稿,初步确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农业保险的制度框架;明确了中国农业保险的供给体制——保险公司为主,其他保险组织为辅;明确了巨灾风险制度的框架——即中央和地方建立财政支持的农业保险大灾机制。把这些问题解决好,农业保险发展的根基才稳固。”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教授庹国柱说。

  同时,根据我国实际,政策性农业保险应以补偿农业生产面临的旱、涝、冰雹、病虫害等自然灾害损失为主。在补贴方式上,先确定一个重点补贴的目录,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按一定比例分摊保费补贴,剩下的农户自己承担。有条件的地方,地方财政或龙头企业可适当提高补贴幅度,降低农户保费支付压力。

尽管发展迅速,但农险仍面临缺乏稳定持续的政策支持、当事人权利义务关系不规范、农村基层机构参与农险存在法律障碍、政府部门职责分工不明等问题。

  农业大省折射保险之困

庹国柱认为,条例对建立大灾机制问题只说明“财政支持”,较之国外明确规定“政府发债”或“公司借款”等,略显单薄。融资途径、支持方式等还需进一步明确。

  袁力建议,中央和地方财政应共同对农户投保给予保费补贴。鉴于我国现阶段政策性农业保险以保障农户的再生产能力为主,宜选择“保成本”的方式对参保农户进行保障,这也是政府负担最小的保障方式。以保成本起步,逐步发展过渡到保产量和保收入的成熟阶段。

征求意见稿明确,除了农业保险外,对国家给予政策支持的农房、农机具保险等财产保险,以及涉农的短期意外伤害保险和短期健康保险,保险公司经营时也可参照适用条例。

  据介绍,在山东仅有人保、中华联合财险、安华开展农险,其他公司农险业务几乎为零。而已经开展农险业务的公司,只设立了小麦、奶牛养殖、蔬菜大棚等几个有限险种,保险的对象、品种相对单一,农民选择余地很小,种养两业发展极不均衡,两者保费收入比例约为9:1。受风暴潮影响的烟台东方海洋渔业公司一位负责人感慨,就是想入保险,也没听说有哪家保险公司敢给海产品养殖投保啊!

“条例搭起了中国农险经营的制度框架,‘柱子’立起来了,但仍需添砖加瓦。”庹国柱认为,条例规定了中央各部门应支持农险工作,但对各部门的具体职责还未明列。此外,对省政府在农险工作中的责任还需明晰界定。他举例说,以往试点中,有省政府阻止保险公司投保再保险,觉得财政补贴那么多,不该再“拿走”一部分,结果发生了大灾,保险公司赔不出,省财政又不肯兜底,农民拿不到赔款,在群众中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政府应补足农民利益激励保险需求

征求意见稿对保险公司未经批准经营农险、数据造假等行为列出了处罚标准。但对以虚假理赔等方式套取补贴、冲销保费等行为,并没有规定处罚标准。“农业保险是政企合作,约束也应是双方面的、对等的。”庹国柱教授认为,实践中很多地方保费补贴迟迟不到位,影响了保险公司经营,可最后赔不出时板子却打在保险公司身上,这是不合适的。“条例”还应加大对参与农险的各政府管理部门的约束,使之真正具有执行力。

  中国保监会新闻发言人袁力告诉记者,农业保险的一个软肋是保险法律法规的缺失,一旦发生农业保险的纠纷,将带来法律适用问题。

涉农短期意外伤害保险适用条例

  目前,开展农业保险主要依靠保险公司和保险监管部门积极争取,缺乏长效保障机制,试点面不宽,受惠农民数量有限。试点省市的政策性农业保险,地方财政的保费补贴平均达40%。地方的支持力度和财政状况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农险推广速度,相对比较随意。

“这是对各地在涉农保险方面探索成果的一种肯定。”庹国柱说。

  郭左践说,农业保险缺乏国家财税政策支持,缺乏统一的政策扶持措施。

我国是农业大国,也是自然灾害多发的国家,如何通过保险分散风险,改变农业生产和农民增收“靠天吃饭”的窘境,是事关国计民生的重大课题。

  农业保险发展困难重重

征求意见稿明确,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批准设立的其他保险组织,经营农险业务,适用本条例。庹国柱认为,这给那些尚未归保监会管理的互助型保险组织吃下了“定心丸”。“目前全国有20多家财产保险公司,经营农业保险的有5、6家,相对于庞大的保险需求仍嫌不足。”

  记者了解到,农业保险补贴属于世贸组织规则允许的“绿箱政策”,美国对农业保险的平均补贴达到保费的50%左右,日本对早稻、小麦等险种的补贴高达80%。而我国目前除免征种养两业险营业税之外,对农业保险没有其他的财政税收支持政策,没有直接的保费补贴。

近年来,保险公司因地制宜加大农险产品创新力度。比如在上海,通过蔬菜价格保险,探索解决多年来“菜贱伤农、菜贵伤民”的难题;在新疆喀什疏附县,“农户综合保险”对农牧民农业生产及家庭财产、人身意外伤害等提供综合性保险保障,更加全面发挥了保障和服务农业生产与农村生活的功能。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基于农业保险的特殊性,政府的扶持必不可少。建立政策性农业保险制度是一项系统工程,中央财政应加大对农业保险的支持,补足农民利益,激励保险需求。

保险公司未经批准经营农险、数据造假将受罚

  人保财险山东分公司财险部业务主管陈嘉一告诉记者:“农险走商业化模式经营不下去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赔付率高。1982年至2006年,山东农险平均赔付率在120%左右。2006年,养殖业保费赔付率竟然达到了232.2%。农民承受能力有限,农险的保费非常低,一亩小麦才五块钱,办理一项几十块元的业务要走乡串村,费油、耗时,又费力,成本很高。”

历经13年探索,农险立法终于迈出关键一步。

此外,征求意见稿还鼓励金融机构对投保农业保险的农业生产组织和个人加大信贷支持力度。据了解,目前许多地方,政府对参保农户给予保费补贴,银行对参加保险的农户优先给予信贷支持,形成了政府财政资金引导,政府、银行、保险公司共同合作、承担风险的模式,促进了农民增收。

二是明确相关部门的职责分工,提出国务院要设立农业保险工作委员会,建立农险工作协调机制,对保监部门、财政部门、农业部门、民政部门、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在农险工作中的职责作出了明文规定。

一是明确了农业保险需要政策支持,涉及保费补贴政策、税收优惠政策、金融支持政策等多方面。

“将涉农保险纳入《农业保险条例》适用范围后,保险公司在经营时可以享受税收减免政策,同时可以要求地方政府和相关管理部门在经营过程中予以必要支持。在面临巨灾风险时,也能通过政府的大灾机制分散风险。农险是高风险业务,眼下各公司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有了明确的政策支持就少了后顾之忧,保险公司经营积极性会大为提高。”庹国柱说。

“虽然条例将农业保险定位为有财政补贴的商业保险,但事实上它已成为党的惠农政策的一部分,‘政府引导、市场运作,自主自愿、协同推进’这一原则下,各政府部门的责任都加大了。配套措施须尽快跟进,操作细节还需进一步完善。”庹国柱说。

保监会有关负责人指出,农业保险有四个“特殊性”:政策特殊性——经营风险大,必须有国家财税政策扶持;操作特殊性——投保、查勘等需要基层政府部门协助;风险管理特殊性——投保有逆选择,为防范道德风险需集体投保;经营结果特殊性——如遇到巨灾风险,没有财政主导的大灾机制,保险公司难以承受。因此亟需从国家层面立法,以改变政出多头、试点分散、市场失灵等状况。

2007年以来,我国开始推进中央财政补贴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试点,五年来农业保险累计保费收入超过600亿元,年均增速达到85%,业务规模居世界第二。农业保险在承保品种上已经覆盖了农、林、牧、副、渔业,试点遍及所有省市区,承保粮油棉作物7.87亿亩,占全国播种面积的33%。此外,农房保险、农机具保险、渔业保险等试点也在稳步推进。

理赔拖沓的问题一直为农民所不满。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保险公司应当在与被保险人达成赔偿协议十日内,将赔款支付给被保险人。为防止集体投保理赔时的不公正或赔款被他人冒领、截留,征求意见稿要求,理赔清单应当由被保险人签字,并予以公示。

国务院法制办日前公布了《农业保险条例》,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

澳门金莎,征求意见稿对涉及农民利益的投保、理赔环节,做出了许多详细规定。

三是明确了从事农险业务的保险机构的业务规则,对农险合同订立、投保、定损、理赔等环节进行规范,使保险机构有章可循。

防冒领,投保人与被保险人须为同一人

相关文章